我一直不明白那滋味儿 真有那么强烈吗?

作者:admin   时间:2019-04-14 09:37

  小时候我姥爷喝酒最爱就花生仁儿,酒是自己家酿的纯粮食酒,喝酒前得把酒温热乎了,姥爷有几个白瓷的小酒盅,一酒盅也就一嗓子眼儿的酒,但姥爷喝一口却显得特别带劲儿,我一直不明白那滋味儿真有那么强烈吗?

  后来我爸跟我讲,说他结婚时第一次喝白酒,被我妈家那头亲戚灌酒灌多了,一连喝了十多酒盅就一醉不醒了,我爸说那时候的酒,是现在的酒没法比的。

  那时候的感情也浓烈而又炙热,亲戚们逗我爸喝酒,把我爸灌得直哭,因此姥爷还发了脾气,觉得女婿受了欺负,这就开始护短了。

  现在我姥爷八十多岁了,偶尔酒兴起还要喝一口,但那时候的酒盅早就消失不见了,酒也变了,不用温了,人也变了。

  小时候家里吃饭,最好的下酒菜就是花生仁儿了,农村家家都不缺花生种,家家都有一两袋子,我家虽然不种地,但每年亲戚都给拿一两袋子花生,吃饭前剥花生壳,下锅翻炒熟了撒上盐,我爸说——这就是最好的下酒菜。

  成年后我才开始喝白酒,喝了几次都接受不了,后来有一天觉得日子难过,突然就觉得白酒有滋味了,最常喝的就是二锅头,劲儿大,最常吃的下酒菜居然也是花生仁儿,因为有时候没好菜,就马上想起了花生仁儿。

  但每次回家我爸都给我拿一袋子花生,花生壳都事先被剥掉了,拿过来我一般都是炒熟了吃,但回家却又经常见到我爸直接生吃,桌子上有肉有菜的,可他偏偏爱就花生仁儿喝酒。

  几年前我还接受不了吃不炒熟的花生仁就酒。有一年孩子生病住院,一家人全都忙开了,轮到我和爸回家休息,到了家也没啥吃的,我爸就随手抓了几把花生,摆上俩杯子——那天可能是因为我也饿坏了,一口生的花生仁一口酒,特别香甜。

  但其实,生活大多时候得经历苦,也许正是因为这生活有时候有点苦,所以花生仁儿,才是酒的绝配吧。

  现在不仅我姥爷越来越老了,我爸也老了,粗略一算我离开家也有十多年了,无论走到哪儿,家里总备着一些花生仁儿,无论外面的世界多精彩,但作为离家的游子总会偶尔感到孤独,孤独的时候,我也会喝点酒,就着从家里拿来的花生仁儿……